真道分解
哈巴谷书讲义

第一讲:哈巴谷书导论

1、 作者

圣经关於哈巴谷的记载,几乎比其他任何先知都
少,甚至连他的父亲、支派或家乡都未提及。
哈巴谷的生平,除了本书第一章一节与第三章一节
以外,其他经卷未有记载。哈巴谷这个名字希伯来
文的动词字根(
habak),原意为“拥抱”或“热
切的怀抱”,有亲切与亲密的意味。

第三章的祷文使用了几个音乐标记(1、3、9、13、
19节),是与利未人有关的礼仪(拉三10;尼十二
27),有人因此猜测他是在圣殿里担任音乐方面事
奉的利未人,不过还没有证据证明有这种职务存
在。

哈巴谷爱神,但他胆敢与神进行对话,面对面质疑
神,质询神的作为是否公义。哈巴谷又当面呼吁神
解释,祂的作为为什麽看来不符合圣约的要求。哈
巴谷正是这样一个少有人敢为的先知。

2、 背景

哈巴谷先知宣讲预言的日期并不容易确定。

约从主前625年起,新巴比伦帝国在尼布卜拉撒
(尼布甲尼撒之父)掌握下国势日强;主前612
年毁灭亚述首都尼尼微;主前605年,尼布甲尼撒
在亚述的迦基米施打败埃及和其联军(耶四十六
2),国势达到顶峰。哈巴谷所预见的这次侵略,
可能在主前587年以前任何时间发生,那一年耶路
撒冷终於被巴比伦所毁。

较切合的推论是约雅敬作王期间(主前609至598
年),特别是他即位後不久,即主前608至605
年之间所宣讲的。因为哈巴谷所形容的社会状况,
似乎和主前609年犹大王约西亚死後的情景更为
吻合。约西亚重修圣殿时,发现了律法书,带动了
影响深远的全国大复兴(王下二十二8)。不过哈
巴谷在书卷中形容他的社会充满了”毁灭和强
暴”(1:3)。司法制度不公正,义人遭受压迫
(1:4 )。这些情形不像约西亚时代复兴的社会状
况。故此,哈巴谷的预言,最有可能是在约雅敬王
即位不久後发生。

约西亚王之死,掀开了犹大国历史中悲哀的一
页。埃及人废除了约西亚的合法继承人约哈斯,另
立约雅敬作王。约雅敬成了埃及的藩属,要向埃及
朝贡。从此犹大便永久丧失了自主权。约西亚王的
大复兴,没有为国家带来长远的祝福,约雅敬王即
位後不久,他们又失去了自由。社会由平稳而变得
充满了欺压和强暴(参耶二十二17),我们不难想
象,很多人的信心都因当时的局势开始动揺。

3、主题

哈巴谷书的主要目的,是宣告敬虔的人应该以甚麽
态度来面对世上的罪恶。它又谈论到审判罪恶的
神,祂公义的本质。

本书的教训,用一个很特别的方式表达。先知用一
连串的疑问,诘问神在历史之中的作为。这些疑问
所反映的,也许是先知本人的挣扎,也许是当时人
所关心的问题。

首先,先知质问:神既是公义圣洁的,为何不理会
强暴奸恶的事呢?神的答覆    是:要兴起迦勒

底人(巴比伦)作为惩罚强暴奸恶的工具。但先知
随即发出另一个疑问,就是迦勒底人并不比犹大人
好,反而更残暴作恶,神怎能用他们作惩罚人的工
具呢?神的回答是,神虽用迦勒底人惩治他的百
姓,但迦勒底人仍要为他们自己的罪受报应。相
反,神的子民虽受惩治,义人却因信得生,迦勒底
人与神的百姓不可相提并论。因此先知对神的作为
与奇妙旨意有新的领悟,最终发出信心的凯歌。
本书的信息是:神会在祂自己所选择的时间,用祂
所选择的器皿,审判罪恶。罪恶不会长久得胜,历
史也见证暴君和邪恶的国家终会毁灭。敬虔的人,
因此可以从信心的角度理解历史,从中学习信靠,
并且肯定神实在是以公义治理世界。

本书给我们一个宝贵的提醒,就是神在人的嚣张妄
为、自高自大、自以为人定胜天的狂妄中,默默地、
忍耐地,显出祂奇妙伟大的得胜,显出人的渺小与
虚妄。

现今教会的处境也像当日的犹太人,是羊进入了狼
群,整个世代都充满了黑暗的权势,基督徒彷佛亡
了国的犹太人,没有政治权势、没有军事力量,藐
视我们的人包围著我们,无神论者愈来愈得势,经
常讥笑我们的信仰,并由那些在学术上、社会上有
地位,受人敬重的人发表出来。处於这种对信仰不


利的环境,前途似乎十分黯淡,我们的信心揺动
了。

先知哈巴谷眼前的处理也是充满痛苦、不安和纷
扰,罪恶权势既嚣张,神子女处境又十分恶劣,但
这一切的情况,没有影响先知的信心,他从信心的
角度看到神那种永恒的胜利,外在的环境,绝不影
响到神稳操胜券的大能。

书中的信息,给面对强敌的以色列人极大的安慰。
让他的同胞看见那永活的神,是掌管历史的主,即
使是邪恶的国家,也受到祂的控制。邦国的兴亡,
并非出於偶然,全是由神命定的。

4. 、神学意义

本书中“惟义人因信得生”(2:4) —句,成为新
约保罗书信中重要的真理(罗一17,三21、22;加
三11及腓三9都直接或间接引述这句话)。

保罗称义的道理,显然是进一步解释哈巴谷书。义
不再是敬虔,而是神的义加在人身上,使人有称义
的地位。这是救恩的原委,哈巴谷书的名言,是救
恩的重要用词与内涵。马丁路德重新发现保罗的
话,就以罗马书的真理——因信称义,成为宗教改
革的中心思想。

我们可以看见在新约中所阐明的信心的意义,是受
哈巴谷书的影响。新约中“信”是相信信靠(如加
二16),也是“信实”、“忠实”的意思,相信基
督使人称义,使人成圣(罗四23-35 ,六4 ),也是
要信徒凭信站立得稳(林後二24 )。人虽然失信,
但神是信实的。保罗多次提说神的信实(帖後三3;
林前十13)。希伯来书的作者也强调信徒要有坚持
的信实:有盼望和胆量坚持到底,便是神家里的人
了。

朋友们,信心是经受得住任何环境的煎熬与苦难的
威胁,最终必因耶和华欢欣,因救我的神喜乐(哈
三18)。纵使现在处於火炼的煎熬中,仍然因为有”
信”而站立得住。先知最後的”然而”也是主耶稣
的信心,表现在客西马尼园:”然而,不要照我的
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信心是完全的奉献与顺
服!

5、 全书大纲

哈巴谷书在十二先知的书卷中,是简短的一卷。全
书共五十六节,分为三部分,成为三章。

本书用语华丽而有力,有很高的诗意,即使是理性
的探索,仍有丰富的想象,使情绪十分活泼,可谓

先知文学的精选。

第一章是先知的怨言,向神发问,神为甚麽不阻止
罪行(1-4节)。耶和华在答覆时指”我必兴起迦
勒底人”一一用那迷信残暴的民族,来审判以色列
人,成为世界的祸患(5-11节)。於是先知的困惑
更加深了,他再向神提问:圣洁与永恒的主怎麽可
容忍使用奸恶与罪污迦勒底人(12-17节)。

第二章开端,先知以守望者的身分,登高望远,看
神的回应。耶和华第二次作答是正面而且肯定的,
祂指示信仰与道德的重要,并确立信仰的指标:义
人因信得生(1-4节)。然後用五首责骂诗(5-20
节),指斥迦勒底人的罪与祸,包括:

第一祸:狂傲掠夺之祸(2:5-8)

第二祸:贪图不义之祸(2:9-11)

第三祸:残杀暴虐之祸(2:12-14)

第四祸:污秽恶毒之祸(2:15-17)

第五祸:雕刻偶像之祸(2:18-20)

第三章是先知一篇祈祷文。先知以祷告耶和华,祈
求复兴开始(1、2节)。然後他回想耶和华如何
在西乃山临到祂的百姓(3-7节),以及祂作为大
能勇士的权能(8-15节)。在过去这些证明神的
存在与能力的亮光中,哈巴谷在敬畏、也在喜乐中
降服,把自己放在神的手和眷顾里,即使所有维持
生计之物都消失了,这位神仍然能供应,而祂也确
实供应了(16-19节)。环境恶劣不是问题,信心
才是最後的答案,坚定的信心必然得胜,本诗最後
就以凯歌结束。

第二讲:哈巴谷书第一章

1、先知第一个问题(1-4节)

“先知”这个称谓很少出现在一卷书的起头(见该
一 1;亚一 1),因此有人说哈巴谷是个职业先知,
就是在圣殿或宫廷靠先知服事维生的人。

第1节的“默示”有两个意思,一个是“负担”,
原意为“举起”。将负担举起来,即将神给予的信
息,向当代传出来。另一个意思是“异象”,原意
为“看见”,先知有先见之明,看见神给予他的启
示,成为当代需要的信息。异象不仅是奇特的景
象,也是属灵的视野,能看见神的心意。所以第一
节直译出来就是:“先知哈巴谷的默示(负担),
就是他所看见的异象(所得的默示)。”

本章以哀求诗或控诉诗的形式写成,第2节中所言


“要到几时呢? ”是哀歌诗篇的引言。“应允”采
用希伯来文未完成式
imperfect ),指继续的动
作。可以直译为:“我曾急切地呼求你,你一直不
应允……”这样就将先知紧张的心情表达出来。

第3节说神亲自看见罪孽,还促使我看见罪孽,“毁
灭”也指压迫、欺压;奸恶或强暴在哈巴谷书中经
常出现(1:2、1:3、1:9、1:13、2:8、2:17)。“又
起了”也是未完成式,指不断发生争端的事。第4
节讲律法本应成为社会秩序的基础,但持续的不公
导致律法放松,令它不能再发挥功用。结果社会就
缺乏公理,甚至是公理颠倒。“放松”原意为”冻
结”、“衰微”,即完全呈瘫痪的现象。然後就是
以色列中的义人被恶人虐待,恶人的身分是本书中
争论的题目之一。这里显然与一章13节的恶人不
同,是指以色列人中不敬虔、无法无天的百姓。不
义不仅未受制止,义人的力量反而受到挫折。

在先知和我们对神的认识中,神是公平、公义的,
祂万不以有罪为无罪,祂会罚恶赏善。不过事实不
是这样,现实和我们的切身经历根本不相符,不禁
叫我们怀疑神是否愿意拯救我们?是否有能力拯
救我们?在先知的苦苦哀求之下,神仍旧保持缄
默,这令先知感到迷惘。

2、神第一次回答(5-11节)

第5节耶和华以第一人称回应。神以审判的默示回
应哀歌的诉求。神提醒以色列民族、属神的子民。
他们必须有眼光,看清国际的情势,明白神在历史
中的作为。

第6-11节形容迦勒底人的特性,他们残忍暴躁、自
高自大、目空一切、甚至自以为是神。7节”判断
和势力都任意发出”是他们以自己为法律,心里充
满了骄傲。

迦勒底人的马兵当时是最驰名的。第8节形容他们
的马兵,从速度看,十分敏捷。从凶暴看,比晚上
的豺狼更猛。他们从远方疾驰而来,好像鹰鸟突袭
飞扑一样,真是迅雷不及掩耳。

第9节“定住脸面向前”在新英语译本New
English
Bible)意译为“许多脸面好似洋海波涛
滚滚”。主要指他们如风一般的急速。以被掳的人
之多喻为尘沙。

第10、11节讲迦勒底人嘲笑其他国家的首领,也嘲
笑他们的保障;“保障”为“坚城”,他们攻击城
墙,将它们毁坏。攻取之後,马兵就能继续行进,
像风一样猛然扫过。

神的回应,令哈巴谷万分惊奇,因为祂说接著而来
的是更加的强暴,就是以牙还牙的报复,与罪孽相
称的刑罚。这是耶和华首次的答覆,不仅没有解释
与理论,也没有安慰与保证。祂却要先知面对严峻
的现实,接受不可避免的事。情况好似每况愈下,
罪恶会变本加厉,更坏的甚至最差的还在前面,将
要发生。

有时候,那些行恶者在耀武扬威,他们以为自己的
能力有这样巨大的功效。其实神若不允许,他们是
无能为力的。神不过利用他们的武力,来管教属祂
的子民,审判必须从神的家起首。但是行恶者只知
道迷信武力,沉醉於短暂的风光,不晓得惧怕公义
的神,他们最终也是自取灭亡。

3、先知第二个问题(12-17节)

哈巴谷听见了耶和华的回应,又发出了另一首哀
歌。在12-13节上他以神圣洁且公义的属性开始,
然後在13节下-17节根据神的属性来质问神刑罚的
方式。

12节对神的称谓:“耶和华”是神跟以色列人立约
的名字,表明祂介入以色列人的历史当中。先知称
这伟大的一位为“我的神”,显示祂与人有亲密的
关系。以色列人确信耶和华是旦古永存的神,祂是
一位拥有实在能力的真神,不像11节所讲,迦勒底
人所“拜”的,是将自己的力量神化後想像出来的
神。

因为耶和华是永活的主,永在的神,所以属祂的子
民必不会被灭绝,先知和他所代表的以色列人必不
致死,不然神与以色列人的约就会被破坏。

耶和华被称为磐石,因为祂坚定不移,永不改变。
祂兴起迦勒底人是有目的的,那就是要刑罚人、惩
治人。先知宣告说:神以创造的能力兴起、使用那
些不承认祂是神的国家,为要惩治人。这就回应了
哈巴谷在一章4节的哀歌,这哀歌是为著公理显然
不彰而发出的。事实上,公理和救赎性的管教是由
神自己选定的,不管神选用哪个工具来达到这些目
的。

在13节作者继续细述神的纯洁,祂与罪和邪恶全然
分别开来。以色列人洁净的律法是要在礼仪上洁净
自己,脱离因与不洁之物接触而有的玷污,不过最
终目标是追求内心的洁净,脱离罪恶。这是必须
的,因为神全然恨恶邪恶,经文特别用隐喻手法提

3


及祂的眼目,这眼目不喜爱邪僻与奸恶。动词
“看”还包括“宽容”的意思,神不会宽容奸恶。
“奸恶”回应了第3节第一首哀歌的内容。

耶和华拣选迦勒底人作为刑罚的器皿,先知对圣洁
之神的信仰,因此受到挑战。这使哈巴谷再次问
“为何”。神为何这样的缄默,看著不理,不垂听
人的祷告?这是神的冷漠,漠不关心?还是神的忍
耐,容忍?

13节“行诡诈的”就是那位破坏与神或与人之间
关系的。他在此与恶人平行,他们如贪婪的动物般
吞灭犹大国;犹大国虽然得罪神,却仍然比神用来
刑罚他们的那些人更公义。“恶人” 一词已经从以
色列不忠的人转到迦勒底人身上。

14节把侵略者描写为渔夫。人们,包括犹太人在
内,好似海中的鱼和低等的爬物,没有防御与抗拒
的力量,没有管辖,毫无保护,轻易地被网住,供
宰杀与肉食。15节可能指将战败的俘虏从他们的环
境、土生土长的地方带走,迁移或移居到一个陌生
的地区,这种习俗在亚述人和巴比伦人中是很常见
的。

15-16节描写迦勒底人的骄傲使他们沾沾自喜。他
们将代表著武力与战争的网神化,因为迦勒底人迷
信武力,以为罪恶是可行的。句子所用的两个动词
“献祭、烧香”,通常都是用来描写对虚假偶像的
敬拜。哈巴谷只藉选用的字汇,就把迦勒底人的行
为定了罪。迦勒底人把肥美的分和富裕的食物归因
於这些网即武力,而不是耶和华。

1:13节的质问在17节扼要地重述:迦勒底这个国
家或她的国王仍要继续倒空网罗,仍要因压迫他人
而繁荣。她继续要作的,就是毫无怜悯的、全不顾
惜的屠杀。

4、第一章的启示

4.1、先知的困惑

神的性情与现实的情况不符合:神的公义是刑罚
罪恶的,神的圣洁是不容污秽的,所以神必施行
报应。但是哈巴谷不明白,神为什麽不做一些事
来矫正不公!

我们知道:恶人的兴盛虽是神所容许,却不是神
的心意,神厌恶罪恶。但是公义的实施有一定的
步骤。审判要先从神的家开始,外邦人是神责打
以色列人的杖,以後的日子,外邦的罪人必遭除
灭。神的性情是不会改变的,而神施行审判的曰
子不是由人决定,全属神的主权,我们要学习顺
服等候。

4.2、信心的等候

在等候的过程中,先知虽然感到困惑,现实也似
乎看不到一点出路。但是先知给我们作了一个榜
样,他在迷惘中,还是对耶和华作出祷告,呼求
祂的帮助(2、12节),他的信心没有失去,他
愿意把自己的怀疑向神表达,等候蒙恩的时候,
因为他深信神必垂听他的呼求,达成祂的承诺。
亲爱的朋友,在你怀疑的时候,你是逃避远离
神,还是来到神的面前,诚实的求告祂,等候祂
的回应呢?

第三讲:哈巴谷书第二章

1、 先知仰望神的回答。(1节)

2:1写先知站在守望所,保持警戒状态,等候神的

回应。守望是先知工作之一,他就像个步哨兵一

样,要看守神的百姓,以免他们偏离神约的范围。

“观看”有加重的语气,又是继续的动作,可译为
“继续留意地观看”。这是等候神应有的态度。先

知以祈求的心情,仰望神明确的答覆,用心灵的眼

睛来看神启示他的异象。

2、 神第二次的回答

2.1、神必用迦勒底人来审判犹大(2-5节)

第2-3节:神要求先知用笔墨明明地记录默示
在版上,以致它可以保存下来,传达出去,因
为它的信息并不是立刻生效的,它将要在一定
的曰期发生,这日期由神自己选定。

“必然临到”在文法的结构上是加重的语
气;“不再迟延”亦以反面的语法,加重肯
定的意义。这里强调:神的默示是必然应验
的,因为这是神所发动的,神所应许的,所
以一定实现。但须假以时日,先知需以信心
与忍耐来等候。神是历史的主,纵使历史的
现象有时令人模糊不清,祂的计画还是在历
史的进程中继续不断地、按著次序地揭露出
来。

第4节中,义人是敬虔的人,不是新约所说的
完全被称义的人,但与新约有一贯的思想。
从狭义说,这义人指以色列人。从广义说,
是指凡敬畏耶和华的人,在经受苦难迫害
时,仍旧仰望神,倚靠耶和华坚强站立著的
人。


“信”原意为“稳住”,与“阿门”的字根相
同。这是立约的用词,神对人信实,人与人
之间也要有信实,神的信实促使人的信实:
信守圣约,持守真道,就是信实的表现。
“信”包括稳健、可靠与忠实。不仅相信,
更是坚持信仰,一心一意的始终不渝,诚心
实意地敬畏神,以实在的义行遵守祂的旨意。
“生”不仅是存活,也是指亨通、顺利、成功
的生活。这字是未完成式,有继续不断的意
思,能引往永远。犹大人若显出他们的信,
耐心等候神按祂在第3节的应许而行动,必要
保存生命。这生命是今生的,同时也是末世
的。义人在末後审判的日子可以不被定罪,
站立得稳。至於恶人就站立不稳,必遭毁灭。

2.2、神必审判迦勒底人(5-20节)

第5节的引言之後,先知就宣告迦勒底人的五
项罪恶与灾祸。第5节说那狂傲、靠自己势力
而纵酒的骄傲国家“不住在家中”。一种解释
为“不能久住”,暗示恶人必早日灭绝。另一
种解释为必不能安居。

然後经文以阴间来描绘迦勒底人贪婪的心,有
永不满足的欲望。因为阴间容纳死人,没有一
个限额,永远也不会满足。这种不知足表现於
他们征服万国和万民,如同收割时堆积榖物一
样。

接著,先知连续用了五个”有祸了”的默示来
嘲弄巴比伦,用挽歌的文学形式来讽刺她。

2.2.1、 第一祸狂傲掠夺之祸(6-8)

“增添”又解为“聚歛”,迦勒底人以抢夺或
欺骗的手段,聚歛不属自己的财物。贸然没
收贷款人的抵押品当头。

“扰害你的”原意为“揺动你的”,在睡梦中
揺醒你,使你不得清静,没有安全。他们就
任意掳掠,把你当作他们的掳物。

迦勒底人侵略的罪行,已经到了极点。物极
必反,抢夺的必被抢夺。报应的公义必会实
现,各国剩下的馀民必然报复,给予侵略者
严重的打击。

2.2.2、 第二祸:贪图不义之祸(9-11)

迦勒底人贪图不义之财,拚命积蓄财产,巩固
本家即本国的经济。巴比伦的城墙高耸,是人
们所共知的。迦勒底人以为在高处搭窝,如同
鹰鸟一般,有了高墙,城内就有十足的安全,
可以把掠夺来的财物妥为保存。他们又图谋剪
除别国之民,藉此剥削他们的土地和拥有物,
结果却使自己的”王室”蒙羞。他们想要伤害
别人,却使自己的性命陷於危险的处境。甚至
连无生命的受造之物,墙里的石头、房内的栋
梁也要大声抗议她所做的不义之事。

2.2.3、第二祸:残杀暴虐之祸(12-14)

巴比伦社会建立在流人的血和罪孽之上。13
节所描述的刑罚,可能是借用当代耶利米的预
言(耶五十一58)。在耶利米书的那节经文中,
也提及巴比伦迫在眉睫的毁灭。她所有建造和
自我扩张的努力,都没有永存的价值,也都要
烟消云散。这审判是确定的,因为是来自“万
军之耶和华”。

14节经文引述并修改自以赛亚描述的和平弥
赛亚王国(赛十一 9),对耶和华的知识与认
信,将要充满遍地,要像水一样渗透每一个地
方。在以赛亚书原来的那节经文中,没有特别
提及耶和华的荣耀,这却是哈巴谷强调的。不
受限制的神恰恰与受限制、贪婪的人性形成对
比。

2.2.4、第四祸:污秽恶毒之祸(15-17)

15节说迦勒底人故意灌醉别人或邻居,以致他
们陷入放荡中。她想要藉著贬低别人来荣耀自
己,可是狡计却未得逞,因为16节说这国家自
己也喝了,并且喝醉了。“未受割礼的”的意
义不是十分清楚。有指是“包皮”,对应前文
的下体;或译为“走路蹒跚”。神对他们忿怒
的审判,由代表神公义与大能的右手传过来。
17节谈到巴比伦施行强暴的对象,不只是犹
大,也有其他国家,包括利巴嫩。在历史上,
自主前六
五年的迦基米施战役後,利巴嫩就
饱受巴比伦的残酷、暴力。利巴嫩素来以苍翠
繁茂的植物与森林而闻名,这里可能采用隐
喻,说迦勒底人甚至剥光了他们土地上的树
木。迦勒底人的野蛮行为范围愈来愈广,不仅
杀人流血,而且残害惊吓野兽,乃至大地本身
都受摧残!无论是生物或非生物,都提出抗


议,表示不满。

2.2.5、第五祸:雕刻偶像之祸(18-20)

这默示的形式与前四个略有不同,因为“有祸
了”的句子出现在中间(19节),而不是在开
头(6、9、12、15节)。

偶像只是物件,用金银包裹的,没有生命气
息,更无位格可言。它既不是生命的根源,也
不能保护生命。但人竟然堕落到这样的地步,
完全倚靠偶像。是世上的罪恶使人愚妄无知,
完全陷在昏暗之中,理性受歪曲,情绪受控
制,自趋灭亡之途而不自觉。拜偶像的人真是
有祸了。

20节是整个诗歌的结语。先知在描述虚无的偶
像之後,再转向耶和华。祂是多麽伟大华丽,
在祂的圣殿中,不再受世界的罪恶与熙攘所侵
扰。

2.2.4、第二章的启示

2.2.4.1、 神在历史之上

神是在历史之中,也在历史之上。人呢?人只
是在历史之中,局限於时间与空间之内。我们
经常受现状所困扰,因为不能超脱处身的环
境,只有神的默示,能使我们看见历史之上的
异象、未来的盼望。有了异象和盼望,我们的
体认就完全不同了。历史中的巴比伦尽管被视
为所向无敌,但神的大能却要在主前五三九年
把她拉下来。谁能左右神的作为?谁能决定神
的时间?我们应谦卑顺服於神的安排中。

2.2.4.2、 灵程的进步

在这一章,先知虽仍在困惑中,却有一种显著
的转变。他振作起来,站在守望所。当他采取
积极的态度,愿意切实面对实况,仰望神的恩
典,他就不再消极与退却。他站在望楼上观
看,用心灵探究神向他启示的真理。这促使他
在属灵的进程上,迈进了一大步。

我们与神相交,光有理论上的知识还不够,更
重要的是要与立约的神有亲密的关系。要亲近
耶和华就必须信赖祂的恩典、降服於祂的旨
意,静默地等候神能力的彰显。这与人类狂热
崇拜自己所创造的偶像不同,喧嚣叫喊与信靠
等待形成强烈的对比。人类扰扰嚷嚷地亲近无
生命的偶像,偶像却静默不语;我们在静默与
敬畏中所亲近的永生神,却是会向我们说话的
真神。

第四讲:哈巴谷书第三章

在第三章中,哈巴谷以祷告回应神所给他的答覆。
先知以祈求复兴开始(1-2节),然後回忆神如何
在历史中拯救祂的百姓,歌颂祂勇士的权能,归荣
耀给祂(3-15节)。最後哈巴谷在经历耶和华的回
应後,显露出无比的信心和倚靠,发出圣经中最有
力量的信心宣告(16-19节)。

1、 以祈求复兴开始(1-2节)

第2节先知求神怜悯他,使他在惊惧中得著安慰。”
我听见你的名声就惧怕”,可能是指耶和华的作为
令他惧怕,包括神拯救以色列离开埃及、西乃山和
征服迦南时期的事件;也可能关於以後必成的事,
以及目前可怕的灾祸。

除了敬畏之外,先知也盼望在过去曾经彰显大能作
为的神,在这几年间,先知优患的当世,好像昔曰
在埃及拯救以色列民一样,实现祂的应许。

神仍在忿怒之中,刑罚将落在那些敌挡神和祂律法
之人的头上,无论是神自己的百姓或他们的仇敌也
是一样。犹大若仍在神的怒气中,只可求神的怜
悯。因为耶和华不永远怀怒,祂对顺服祂律法之人
发出怜悯。

神的作为在过去已经显明,但是有更新与复兴的必
要。让一切重新活跃起来,好叫神和祂的工作能再
次显明在列邦之中。

我们知道复兴是神的工作,国家或者教会的复兴都
需要由神带领,一方面人要等待,不可超越祂的时
间,招致失败;另方面我们也要把握祂的心意,配
合祂的工作,使复兴的作为早日显明,且大有功
效。

2、 描写耶和华的显现(3-15节)

2.1、神在历史中的同在(3-7节)

第3节的”提幔”和”巴兰山”在犹大东南
面;提幔是以东的别名,巴兰山位於以东和
西乃中间。在以色列人征服迦南时期,是耶
和华帮助以色列人征服这些地区的。

第4节形容神的荣耀,好似太阳的光线般光
耀,光线从祂手里出来,表明神无所不能的
力量,用来施行公义的审判,刑罚罪恶的人

6


群。

第5节将瘟疫和热症两种致死的疾病人格
化,变成神的随从使者,与神同时出现,这
里可能和神降十灾与埃及的事件有关(参出
九3、15;诗七十八48、50)。反映作者期望
降与埃及的灾病,也降在现今的侵略者身
上。瘟疫与热症是迦南人的神明,现在皆顺
服於神的管治,进一步证明神的能力比异邦
偶像大得多。

第6节神站立,在行动中稍为停顿,好好量度
大地,遍察大地的实况。“赶散万民”,应
译作“万邦都震动”,由於惊怕,万民都逃
离四散,想躲避祂的忿怒。宏伟的山岭,彷
佛永久不更变的,但现在也被震动得起伏不
定,崩裂塌陷。惟有神的作为与古时一样,
永恒不变。

第7节:古珊不是古实,而是以东地区的游牧
民族,他们常作抢劫的勾当。米甸也是这样,
他们住在帐棚。这两个民族必然是首先察觉
神的审判临到他们,在大地震动的时候,他
们看了自然界反常的现象,预料有天灾将
至,就十分惊怕。

2.2、神大能战士的权威(8-11节)

8节:耶和华骑在马上,坐在战车上,像一个
神圣的战士。祂出现,就带来胜利。“得胜
的车”可译为:“祂得胜地乘著战车而来。”
马与车是云彩的表象,暗示耶和华驾云而
来。神并非不喜悦江河,向江河洋海发出怒
气,而是针对人类社会。

9节:祂的弓已经上弦,随时可以射击。这里
的弓箭也是指闪电与雷轰。祂已经备妥了祂
的弓(可能暗示是洪水)和箭(和合本译作
“众支派”)。

10节:彷佛将弓拉开,神以江河裂开大地,
好像红海事件中海水被神分开一样(出十四
16、21)。山岭翻腾战惧,暴雨形成泛滥的
大水,洋海深渊,发出汹涌的波涛,大水和
深渊都在战抖,发出裂岸涛声。

11节:天空的星体也受到神大能的影响。日
月都停住,因惊怕而躲藏,没有依循素常的
轨道运行,就像约书亚征服迦南期间,曰月
也曾因神的命令而停住一样(书十12-14)。

一片昏暗之中,天空只有弓箭与刀枪所代表的闪
电在发光,这是神显现和审判时发出的亮光。
8-11节,以暴风、闪电、雷轰及密云的景象来描
写,形容耶和华显现的威严与权能,当中包含有
历史的回忆,有信心的展望。先知求神重复祂的
神迹,施行救赎的大能。

2.3、神显现的目的(12-15节)

第12节说连列国也感受到这位神圣战士的临
在。在出埃及和征服迦南时期,神的大能怎样为
这些外邦人认识,今天包括巴比伦在内的外邦
人,仍要照样地感受到。为了达此目的,神将要
在盛怒中跨过大地,祂责打列国,好似打粮,如
牛踹谷一样,将糠枇从麦穗中分出来。神也要这
样将恶人分开,施以刑罚,却保守属祂的民。
耶和华显现的目的,为要拯救祂的百姓与首领。
仇敌本为耶和华用作刑罚以色列的杖,是神容许
的。但是他们过分压迫与加害,使神忍无可忍,
必须采取刑罚恶人的行动,将他们除灭。

13节中“你的受膏者”是指君王与祭司,也包括
以色列子民的整体。家长的头,是指巴比伦的
王,他是祸首,是恶人家中的主,必须被除灭。
“露出他的脚”中的“脚”是根基,房屋的根基
若显露,表明房屋已经倒塌。直到颈项,可能指
洪水的泛滥,水势涨起,一直涨到高处。暗示毁
灭是全然的、彻底的。

14节以色列将要因仇敌被毁灭而惊奇,因为战士
的头,即她的领袖将领,本来如旋风,要击败神
的百姓,分散他们像糠一样。但在神的大能之
下,得胜者与被害者的角色突然逆转。敌人不单
未能得胜,反倒要被刺透,而且是被她自己的戈
矛所刺透,正如巴比伦主前五三九年被玛代波斯
所打败。贫民代表那些忍受压迫和艰难,与恶人
对立的人,他们将要因神大能的得胜而获益。神
要作这样的事,让恶人自己攻击自己,自作自
受,自食其果。。

15节表达神显现在自然里,祂乘马,践踏红海,
海就分开,使以色列人安然渡过。祂是掌管自然
的主宰,祂是统管历史的主,恶人如汹涌的大
水,祂却践踏他们,使他们完全灭绝。

从以上的内容,就看到神从自然界至历史的领域
中显示祂公义的大能。在历史中,神必须惩罚罪
恶,所以苦难是不可避免的,人无法逃脱。神先

7


藉外邦人侵略的手,刑罚以色列人,但是外邦不
肯悔改,反而更加罪恶,神必转而消灭他们。这
样,神的审判对以色列人不是消灭,而是炼净;
不是刑罚,而是管教。当外邦人灭绝之後,以色
列人必得拯救,所以救恩才是神最後的作为。

2.4、 先知发出信心的凯歌(16-19节)

第16节表达先知因神(8-15节)的大能而生的
惧怕敬畏的反应。

17-18节对比环境与信心:犹大国的经济主要是
靠农耕畜牧,但先知在恶劣的环境中体验到:
他的生存并非倚赖农耕畜牧的丰收,而是倚赖
它们的来源一一耶和华。那位立约的神,必兑
现祂的应许,在遭遇患难的时期,祂仍是他们
的救主。不论在何境况,先知仍可欢欣。因为
他确认神和自己、和百姓间有著密不可分的关
系,一切都可被剥夺,却永远不能叫他离开那
位与他立约的神。这就是二章4节所强调“义人
因信得生”的最佳范例。

19节表达先知的力量全然来自耶和华。神不仅
在人面对持续艰困时,为人注入活力,祂也赐
下生命力,使人可以如母鹿般稳行在高处。这
些受造之物无优无虑地跳跃与雀跃,反映出先
知无比的喜乐。

2.5、 哈巴谷书的提醒:神是我们盼望的源由

今天如果我们在病痛缠身、家庭不和、备受攻
击的情况中,不要绝望,要记得神在我们身上
的恩典,正如以色列人记得神对他们的拯救一
样。我们要学效先知的信心,任何事临到我们
身上,都不用惧怕,因为耶和华是我的力量,
在神的保守中万事都可以应付,困难中的唯一
出路就是坚定不移的信心。

信心最关键的条件,就是与神亲密的关系。在
最苦中也最能体验信靠的实在,我们是凄凄苦
苦地怀疑神,还是喜喜乐乐地等待神呢?这是
一个重大的信心考验。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