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 言

  这个时代的基督徒青年,不单要有事奉主的热忱,还要具备坚实的信仰理论基础,好教我们能够抵挡各样错误的思想潮流,分辨异教邪说。约翰福音一章十四节说:「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彼得前书三章廿二节说:「耶稣已经进入天堂,在上帝的右边,众天使和有权柄的,并有能力的,都服从了他。」使徒行传六章十节说:「司提反是以智慧和圣灵说话,众人抵挡不住。」



两种极端思想


  从东到西,从古到今,我们看见基督教走向两个极端;一条路指向理性,以世界文化、「人」为中心,它的组织、经济、行政、传统把教会层层包围,纯正的信仰得不着青睐;另外一些人由于不满意注重形式的教会,转向宣泄感情的路,放弃神学思想,和圣经的严谨教导,转而只注重个人经历的满足。今天这两种情况变本加厉的侵蚀信仰的团体,像毒根一样,在基督的身体蔓延。

  在这两极之间,我们要找出合乎圣经原理的神学思想,而且综合所有宗派思想精华的第三条路。严谨的真理探索加上必须遵守的大使命-火热传福音的行动,就是神学与布道的结合,结合的结果就是教会的复兴。



布道、神学并重


  我们看见许多布道家忽略了神学的重要性,而许多神学家却不去布道。上帝不但是真理的上帝,而且是行动的上帝;上帝不但是启示的上帝,也是救世的上帝。在启示的真理中,我们看见上帝的救赎行动,在上帝救赎行动中,我们明白了启示的源头和救赎的意义。将上帝救赎性的启示和救赎性的行动密切配合的教会,必定坚实壮大,在世界众多人为的、哲理的营垒间,能够有力有效的达成上帝的托付。
  如果从事布道工作的人不知道布道是什么,研究神学的人不知道神学是什么,那么基督徒就比世界上的人来得更糊涂了。遗憾的是,这已经是事实。世界各地都有神学院,但是真正的神学家没有几个,连十位数都不到。布道工作有很多人参与,但是真正明白布道意义、照着圣经意义布道的,也同样寥寥可数。

  因此,我们有必要重新商榷布道与神学的意义,和二者的关系。

  「神学」的希腊文是由两个字拼成的,Theos和Logos,神学就是上帝和道,有系统的认识上帝的道就是神学。谁能抗拒认识上帝呢?上帝说:「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神学是每一个信徒应当负起的信仰责任,因为这个知识系统是要我们更认识上帝,更明白与上帝的关系。

  那么布道又是什么呢?就是有力的宣扬形成我们信仰的知识,把所信的中心信息、救赎的福音向世人宣布,这个行动就是布道。

  基督徒能够去布道却不知道宣扬的是什么吗?基督徒能认识上帝而不分享他所住的伊甸园吗?懂神学不能不去布道,去布道不能没有神学基础。一个只做神学家而不布道的人,大有问题:一个只作布道家而不研究神学的人,也大有问题。



布道神学的正途


  什么是布道神学、福音神学?布道神学就是传福音的理论基础,神学是它的内涵,布道是它的延伸。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是传福音的模范,他是福音的开始、福音的本体,他道成肉身把好消息带到人间。

  谈到本体,我先简单解释。我们知道的一切都是现象,现象以外的本体不是我们理性所能了解的。再回到我们所思想的道的本体,请问我们对基督的认识只是现象或是本体?道来到世上时,便渗透介入人的范围中,向人类表现上帝最高真实性的启示,这是上帝的心意。所以我们今天传道所用的语言虽然有限,但是却有无限的意愿要表达道的本体。

  这样,研究基督论、人论、罪论、宇宙论,都不能离开福音,传这福音也要有凭有据的按照神本来的启示。我不是说要非常深奥研究神学才可以传福音,每一个经过上帝救赎的人都应当开始把自己所知道的部分讲出来,传福音与装备是齐头并进,教学相长的事情。



保罗-布道家暨神学家


  再以保罗为例,保罗是神学家还是布道家?今天遍存于基督徒观念中的神学布道二分法,到了保罗就可告结束了。保罗领受了启示,对真理有严谨的研究,对基督有完全的认识,他的布道理论基础十分扎实。同时,保罗火热布道,他的方法灵活,心志坚定,行动所及广泛深入。我们不仅需要回馈保罗式的功能给教会,而且需要像保罗这样的青年,保罗说:「弟兄们,你们要一同效法我,也当留意看那些照我们榜样行的人。」由此可见,布道与神学原来就是唇齿相依,骨肉相连,也是质量并重的。

  过去一、两百年间,许多大神学家的背后都有「人的哲学」,这是十分可悲的现象。举例来说:士来马赫以浪漫主义出发;立敕尔的信仰价值,根据康德的伦理学:巴特的神学理论奠基于祁克果超然性的神学(Transcendented Phi1osophy);布特曼非神话性的理论根据海德格的存在主义;卜仁纳的际遇论是根据马丁·布伯的思想。人类已经堕落的理性不可能找到终极性的真理,只有回到启示才有出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