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现在是:
    •   东营基督教会网站欢迎您的到来。  东营基督教会位于东营市东营区栖霞路717号。
  •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神学园地

从崇拜礼仪学角度浅谈“音乐礼仪”神学及形式的更新(三)

时间:2012-11-20 21:28:14  来源:全国两会  作者/供稿:翁翠琴  阅读:

二、丰富音乐礼仪形式是崇拜更新的必要(以现代敬拜赞美模式为例)

  “近年来,崇拜短歌对教会的崇拜生活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在北美洲,不少天主教、东正教、基督教的主流教会和福音派教会都在不同程度上以不同方式在崇拜里采用短歌。这个现象正反映出不同神学背景或不同宗派的教会都在今日的崇拜更新运动中变得开放起来。他们都承认自己的欠缺,也乐意参考别人的长处,并适切地引用到自己的教会。”而且“敬拜赞美”会也已在中国许多教会里得以广泛开展并形成热潮。“短歌”一般被欧美教会用在培灵会或祷告会上,由于它的曲调简单易唱,歌词通俗易懂,篇幅短小,又贴近现代语言,具有流行音乐的风格,加上敬拜形式新颖,气氛轻松,因此很受欢迎。中国教会也有人创作“短歌”有的还以个人诗集形式出版。当然,“短歌”及其敬拜形式由于歌词内容贫乏且受流行文化的影响,也遭到教会普遍的质疑和反对。针对这种现象,目前中国教会采取既肯定又否定的态度,比如《赞美诗(新编)》附有42首短歌就是全国两会在编辑诗集上对短歌现象的积极回应。而面对“敬拜赞美形式”的冲击和挑战,目前中国一些教会也把它做为重整崇拜更新的机遇,适当取其精华,规避其糟粕,重新调整崇拜形式的走向。
  (一)结合现代敬拜赞美理念的崇拜更新模式
  近年来,许多教会开始意识到崇拜更新的重要性。而敬拜赞美成为更新的形式之一。有的教会每年搞一次大型感恩赞美会;有的用于每周的青年聚会,以推动青年事工的发展;有的采用其合宜的敬拜形式来丰富主日崇拜(比如杭州崇一堂),以丰富圣乐事工和推动福音事工的发展。笔者在一次退修会中曾参与崇一堂崇拜。这是刚建的教堂,虽教堂很大且信徒很多,但仍需增加崇拜的次数,主日崇拜上午有第一堂和第二堂。第一堂是传统崇拜形式,有诗班献唱,乐器使用钢琴和电子管风琴。第二堂是带有现代敬拜气息的崇拜形式。笔者在第二堂崇拜中发现,虽这是带有现代气息的崇拜模式,但各个年龄段的信徒都有,而且在领唱者的带领下都能融入敬拜中(也许这跟现在人的心态比以前普遍年轻有关)。台上小组敬拜模式一般有几位或十几位担当崇拜音乐领导的角色,其中有一人担当主领人引导会众,其他领唱者参与歌唱,有时也引导会众做各种肢体动作,而乐器手采用许多携带方便的现代乐器参与伴奏,除了钢琴,还有边弹边唱风格的吉他、突出节奏的架子鼓、贝司、电子琴、小提琴等。领唱者不教乐谱,会众只跟着唱词,一般不拿歌谱,眼睛看着教堂两侧幻灯片里所显示的歌词和音乐,这样可以方便做各种肢体动作,肢体动作总体还是比较优雅得体的,有拍手等动作,每首歌一般要反复唱六或七遍,教唱时间约半小时,以营造敬拜气氛。
  过去教会因只有一堂崇拜,所以一般以传统崇拜模式为主,现代敬拜模式只用于青年聚会。现在因信徒人数的增加加上教堂容量的限制,开始有两堂甚至两堂以上的崇拜。在这种情况下,笔者认为杭州崇一堂在主日崇拜中采用两种不同风格的崇拜模式是很好的尝试。实际上肢体动作与教堂建筑、诗班和主礼人服装、讲台视觉摆设、圣餐桌布等一样都含有深化敬拜的意义,而且旧约经文确实提到“歌唱”、“奏乐”、“举手”、“拍掌”、“仰脸”和“欢呼”(诗4:6,47:1,66:1-2,98:8,134:1-2)等大卫式的敬拜,启示了各种各样的形象语言,而“敬拜赞美的另一特点是,它尝试重拾已经失落的旧约和新约中赞美的情景。一般而言,赞美敬拜有一个崇拜的程序,灵感是来自旧约会幕和圣殿的实践,即自外院而内院,然后进到至圣所中。这一模式是根据诗篇一百篇4节,促使仔细分辨感恩、赞美和敬拜。” 也就是说,在崇拜中使用手语等肢体语言的表达也是有圣经依据的。赞美敬拜提倡以全身动作表达。中国少数民族地区的教会信徒因乐于舞蹈,崇拜中就经常伴有肢体动作,崇拜气氛活跃。耶稣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形象,但神不只是以“文字”形式向人启示,也以丰富的形象启示基督。故我们不应反对肢体动作,因适当的动作可帮助信徒表达内心的心愿和诗歌的内容,但肢体动作需严格规范和慎用,无论是举手、拍掌、拉手、摆手或欢呼,一定要用合宜和优雅的动作,不可太自由性、随意性和强烈性。因此,主礼人需要有心思的精心设计动作,并向信徒教导这些举动的象征意义,使敬拜充满活力,又不失虔诚的气氛,帮助信徒在理性和感性层面进入全人的敬拜。
  当然,“两堂崇拜都要看重,每堂都要追求卓越,不予偏袒。理想的情况是参加每一堂崇拜的人都应该认为那堂是你最喜欢的,使你的两堂崇拜之间有交集,而非鸿沟。明显有交集的部分可让人游走于两堂崇拜之间,却仍觉得这是他们的教会。而崇拜选项之间的鸿沟如果太大,则可能导致教会分裂。”
  (二)规避现代敬拜赞美所带来的信仰危机
  当然,我们还应当认识到,“敬拜赞美短歌”之所以在教会如此“盛行”,还有其它几方面的原因:一是与信徒音乐素质普遍较低有关,因为短歌歌词浅白,曲调易唱;二是与相当数量新来的信徒受现代多媒体流行文化的影响有关;三是与教会以讲道为礼仪主要任务而缺少礼仪会众化有关,因为敬拜赞美能给会众提供更多的参与,这实际上也提醒教会同工应当重视礼仪会众化的更新工作。因此,我们在吸收敬拜赞美的一些有益元素的同时,也当避免其中所带来的信仰危机。
  1、保持神学内容的整全性
  有的人视传统圣诗为过时,实际上传统圣乐的神学内容比较丰富,因为它非常重视神学的“整全性”(包括神的创造和救赎)。以《赞美诗(新编)》为例,诗歌内容包括“崇敬颂赞”、“救主耶稣”、“教会生活”、“信徒灵修”和“特殊颂诗”五方面,而且按照教会的节期为崇拜提供相应的诗歌信息,以配合崇拜的主题,帮助会众对全备真理进行神学反省和回应。因此,这些诗歌的教导性强。而近年来流行于教会的“短歌”,其歌词和曲调因简单而易于上口,歌词多有反复,神学内容比较贫乏和肤浅,短歌质量参差不齐,重点不在于教导,而在于如何更容易地引导人投入敬拜。教会是真理的柱石和根基,圣诗的歌唱既以“灵”歌唱,也以“悟性”歌唱(有思想的歌唱),圣乐是“唱出来的信仰”,选曲和作曲都要担负神学教导的责任。因此,礼仪中所选用的音乐要通俗易唱,要有正确的神学,但也应言之有物,“崇拜诗歌的歌词能够培养参加者敬虔的品格,将我们模塑为神的儿女和耶稣的追随者。”“但过分强调主观感受会破坏对品格的模塑。”因此,空泛肤浅的音乐由于过于强调主观自我表达,缺乏经过大脑思想的真理,故会众虽口在唱,也达不到信仰宣告和生命建造的目的,故应当被屏弃。因此,笔者建议那些尝试创作圣诗的作者最好能熟悉圣经、神学、诗体文学和圣诗学。
  在教会历史中,随着早期教会崇拜与教会年的结合,圣乐家为教会年配以相应的圣乐,如《赞美诗(新编)》就是按教会年及各种聚会的主题来划分圣乐的功能,使教会在不同节期中唱合宜的圣诗。因此,教会应当设立圣乐资料库,有规划的部署和制定全年崇拜选诗计划,以配合全年崇拜的主题,这样才能有系统的牧养信徒,平衡圣诗的选材并平衡整全神学内容的传递。
  2、避免自我情绪的世俗化
  当然,不同时代有不同圣乐创作及新的敬拜方式,我们强调传统性的同时,也不可忽略时代性的形式更新。在现今多元化的社会里,我们在开展和推广圣工中要回应时代社会的文化,要设置各种新颖的形式来丰富教会的敬拜生活。但我们首先要考虑教会音乐的“圣洁性”,因音乐不管是为了赞美,还是为了教导,最终的目的是为了荣耀神的名,而这就是为何要保存音乐“圣洁性”的原因。因此,在设计和筹备音乐形式和礼文时,也当以审视的眼光评估音乐的取向,避免令人自我陶醉和自我膨胀的世俗音乐成分污染教会的敬拜生活,比如震耳欲聋的电子音响、自我陶醉的夸张体态和歇斯底里的呼喊声音等。我们应当重新重视和合理运用圣经中丰富的形象元素,但崇拜模式中任何方式、动作、音乐和言语等都当符合教会“分别为圣”的原则,都当以敬虔的态度加以使用,都当考虑教会整体的秩序,避免过分主观形态和情绪的充斥,更当避免领唱者偶像化的模仿和以个人为中心的敬拜,因为外在敬拜的活力不一定是内在活泼生命的更新,也不一定拓宽信徒的属灵境界。“今日的敬拜应在秩序与自由之间求取平衡。”
  3、体现圣乐传统的大公性
  在礼仪中加入现代文化气息的同时,我们也要考虑使徒传统的大公性(即大公的音乐——被全世界教会认为可以共同拥有的,出自不同宗派和不同文化却能被不同宗派、不同文化都接受的圣乐),不能使圣乐历史出现断层现象,而且所设计的音乐形式一定要有别于外面世界的世俗音乐又能连于普世教会的大公性音乐传统,这也是《使徒信经》和《尼西亚信经》所强调的教会真理。历代教会有很多圣乐之所以耐唱,并且一进入我们的耳朵,我们就自然而然的感觉到这就是教会音乐,它不同于音乐厅和其它娱乐场所的音乐,就因它具有不同于世俗歌词的圣洁性、神学性和音乐形式的合宜性。
  青年一代的信徒确实易受大众娱乐和流行音乐的影响,“当音乐工作者单单基于受会众喜欢(情感上的满足,缺乏理性和流行风格的)来选取音乐时,我们可以肯定音乐事工已变成娱乐。”《诗篇》96篇1节“这一节经文并非只建议使用新歌,因为在同一诗篇的后续经文中,诗人从以色列的传统中引用了一首旧的诗歌。《诗篇》96篇7-8节引用了更早的《诗篇》第29篇开始的经文(《历代志上》第16章23-33节同样重复了《诗篇》第96篇,其日期可能可以推溯得更早)。那些一味宣扬现代敬拜的人,遗漏了圣经中所记载的敬拜是同时使用新旧材料的事实。唱新歌,不代表否定唱旧歌。”“在旧约或称‘首先的约’(FirstTestament)中的许多诗歌,取材于以色列中的早期材料。启示录中的诗歌则引用自诗篇和以赛亚书。”因此,在引入现代敬拜赞美方式的时候,我们一方面要考虑音乐的神学性和圣洁性,另一方面也要考虑圣乐的大公性,避免只用现代诗歌,摈弃传统诗歌,小心分辨和选用现代音乐,避免教会音乐“俗化”和“肤浅化”,有方向有步骤地引导年轻信徒进入传统圣乐的精髓,重视教会历史传统,以开放和对话的态度,揉合更多古今中西圣诗来丰富崇拜生活。教会音乐不能以现代“短歌”为主流,乃应以“传统”音乐为主流并增补一些内容比较丰富的短歌以充实教会音乐。对当前出现的敬拜短歌现象,教会要对传统圣诗的使用加以积极引导,当信徒渐渐接受比较健康和成熟的圣诗后,自然会远离贫乏的音乐,“离开基督道理的开端,竭力进到完全的地步”(来6:1)。当然,引导需要一个过程。

结语

  “教会的音乐储备甚丰,是寻求崇拜更新的资源所在。”“‘教会音乐’中的‘音乐’不是宗教节目,不是沉闷的宗教语言中的装饰调剂,也不是为营造宗教气氛,而是‘信仰群体’信仰的‘具体表达’”。圣乐是喜乐的歌,载道的歌,不是娱乐的歌。虽我们强调以各种方式歌颂神,但不是把人吸引到教会音乐侍奉形式中,而是吸引到上帝的面前,使会众以充满真诚、赞美和喜乐的心敬拜主,不只是口中有歌,更是在生命里有歌,从而实现圣乐在集体敬拜中的牧养功能。
  随着现今时代信息和交通网络的发达,单一的敬拜形式面临挑战。虽有人认为只要是有“心”的敬拜,哪怕在糟糕和粗糙的崇拜中也能达到敬拜神的目的,但这并不意谓着我们任由礼仪出现粗糙的现象,或使礼仪形式没有发展的空间。我们不应限制信徒广阔的心灵空间,使礼仪的发展空间故步自封。更新并不意外全部抛弃传统,正如耶稣对门徒所说:“莫想我来要废掉律法和先知。我来不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太5:17)。当然,无论是传统崇拜、现代敬拜形式及其它音乐形式的更新都要建立在崇拜神学的基础上。
  圣经虽提供许多崇拜的元素(如祈祷、宣讲和赞美等),但没有提供惟一的敬拜模式或程序,故我们可有相当大的空间来设计崇拜形式。因此,教会应组织崇拜小组,负责设计崇拜的人员须储备多本诗歌集、祷文集、公祷书及各种编排崇拜的书籍,以扩展设计崇拜的思维空间,而且“须具备崇拜学和音乐的知识。此外,他应对所属教会的运作与传统有一定的了解,以致他在崇拜设计中加入新意念和元素时,不会过度偏离教会的传统及会众的接纳程度。”因为“新颖的崇拜模式或内容,为会众带来新鲜感和惊喜,但新事物过多,有时会使会众在崇拜中只专注在新颖的内容,而无法聚焦在神的身上。此外,新事物可能让会众跟着吃力,也会失去从熟识事物而来的安全感,后者是令会众投入崇拜的主因之一。因此,在设计崇拜中,须注意新旧内容的平衡,以致既新鲜又能投入。”另外,教会也要企划、设计和编排合乎崇拜主题的整体程序,重视所有侍奉人员的彼此配搭,善于挖掘和使用圣乐的丰富资源,提升教会崇拜的素质,努力去除固有崇拜的流弊,积极教导信徒有关崇拜的真义及“音乐礼仪”神学,更新他们的敬拜态度,使崇拜不是纯粹礼仪程序和音乐符号的堆砌,而是能拓展灵性空间并与神真正相遇的敬拜,从而使信仰群体不只在讲道环节,也能在宣召、唱诗、祷告、启应等环节用敏锐的灵性和悟性触角去体验神的临在,而非例行公事似的参与崇拜,从而实现全人的参与、回应和投入。


(作者系本院教师)

编辑:admin
  牧师信箱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教堂地图 -  聚会安排 -  投稿本站 - 
地址: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栖霞路717号    邮编:257055    工信部备案:鲁ICP备120144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