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现在是:
    •   东营基督教会网站欢迎您的到来。  东营基督教会位于东营市东营区栖霞路717号。
  •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神学园地

从崇拜礼仪学角度浅谈“音乐礼仪”神学及形式的更新(二)

时间:2012-11-20 21:28:14  来源:全国两会  作者/供稿:翁翠琴  阅读:

一、认识音乐“礼仪神学”是崇拜更新的关键(以传统崇拜音乐为例)

  “礼仪”(Liturgy)这个词在希伯来文和希腊文中都是“工作”(Work)的意思,原指公民所承担的社会义务工作。后来这个词被运用在教会中,即“侍奉”(Service)。也就是说,礼仪即是敬拜神,也是侍奉神。因此,礼仪需要合宜的工作,而这种敬拜行动所反映的神学,即所谓的“礼仪神学”。“礼仪神学”的基础是神的道。有人认为“神的道”只展现在讲道和读经中,实际上这是无知的理解。因在教会历史中,凡是真正符合圣经的崇拜都以含有神的道的环节构成崇拜礼仪的,也就是说,几乎所有的礼仪环节都包含了圣言,否则所编排的程序就是人意的虚设。会众不只在“证道”环节领受神的话,更是藉着各种圣乐的侍奉方式(如序乐、会众诗歌、诗班献唱、崇拜司琴、主礼人圣乐导语、殿乐等)、宣召、祈祷、启应、读经、主祷文、祝福等礼仪环节从崇拜开始到结束就始终与真理展开对话,以信心接受和回应神的话,并委身受差,又以感恩的心在现实生活中实践神的话。各种音乐礼仪形式不仅蕴涵神的道,而且都有各自的“礼仪神学”。而认识崇拜中各种圣乐的“礼仪神学”是今日敬拜态度更新的关键,因教牧人员和信徒缺乏合理崇拜流程的理解是崇拜更新受阻的问题所在。
  (一)会众唱诗的“礼仪神学”
  1、“会众诗歌”的创作和选诗原则
  “我们应当靠着耶稣,常常以颂赞为祭献给神,这就是那承认主名之人嘴唇的果子”(来13:15)。这节经文告诉我们,颂赞是献给神的祭品,耶稣是献祭的基础,而每个会众是献上赞美的“活”祭。因此,“会众唱诗”不是为了欣赏或娱乐,而是全体会众的礼仪行动和生命侍奉。
  为此,“会众诗歌‘的创作者和选歌者必须明白这样的会众诗歌“礼仪神学”,那就是在创作和选用会众诗歌时,一定要考虑诗歌曲调的适合性和歌词的神学性。因会众音乐素质的有限,故会众诗歌的创作和选用首先要考虑会众的歌唱接受能力,曲调要简单易唱且变化和反复得当(如新编18首《快乐崇拜歌》曲式采用AABA),这样在领唱(奏)者帮助下,会众大概跟唱一、二遍后就会唱了。因曲调变化太多就不易唱,而反复太多就显呆板。另外,也要避免幅度太广的音域,一般控制在十一度之间,即最高音不宜超过高音F,最低音不宜低于低音降B,因超过这个音域,会众就难唱了。教会同工一定要有计划有进度地提高信徒音乐素质,而非为了提高会众的圣乐水平而盲目强迫会众唱高层次技巧的圣诗,或一下子学唱很多新歌,加重会众学习新歌的压力,从而使会众产生抗拒的心理。还有,音乐是神学的仆人,故词与乐的结合要通俗易唱,因歌词若太深奥,曲调若太难唱,必影响信徒投入的唱词,那音乐如何能引导会众口唱心和并在反复的重唱中体会更深层的歌词灵意并不断深化信仰的内涵呢?其次,会众诗歌的创作和选用也要考虑诗歌的神学性,因信仰是赞美的内容,唱诗更是为了教导会众,正如上帝对摩西说:“现在你要写一篇诗歌,教导以色列人,传给他们,使这歌见证他们的不是……。当日摩西就写了一篇歌,教导以色列人。”(申31:19)
  2、“会众诗歌”的歌唱原则
  另外,会众也要了解唱诗的“礼仪神学”。首先,会众应在司琴弹第一音时整齐起立(非懒懒散散、一前一后的相继起立),以恭敬的态度站直歌唱,恰当地控制气息并在合适的地方换气,且把音准和节奏唱好;其次,会众也要用心去明白自己所唱的,并通过唱诗向神表达自己的心意和感情,因真实的歌唱能超越音乐和文字层面,使唱诗成为自己的属灵经历。圣经教导我们要用灵歌唱,也要用悟性歌唱,而不是刻板的歌唱。英国循道主义奋兴时期著名圣诗伟人约翰?卫斯理于1761年在他编辑的圣诗集《神圣的旋律》序言中也曾如此论述唱诗的七个基本态度和要求:(1)在学其它调子之前,先学这些调子;(2)按乐谱的要求唱;(3)要学唱完全本书的诗歌。注意经常参加会众唱诗,不要让任何软弱或疲倦阻拦。如果你觉得唱诗象背负十字架那么难,那就背起它,你会蒙福的;(4)提起精神或勇气放胆唱。避免唱得像半睡半死的,应当努力提高嗓门使劲地唱。不要害怕或害羞别人听见你的声音;(5)谦逊的歌唱,不要突出你的声音。要注意与会众唱的声音联合及和谐;(6)注意唱歌的速度和节拍,不要唱得太快或太慢;(7)最重要的是用灵歌唱。唱任何词句时你的眼睛要专注并想着你是在讨神的喜悦,不是为了取悦自己或别人。要能做到这一点,就要专心唱出歌词的意思。以歌为祭不住献上给神,如此必蒙神悦纳。
  因此,我们需要操练悟性歌唱,通过歌词增进神人对话,从而使会众唱诗在礼仪中体现“合一”的侍奉神学,正如德国神学家潘霍华(DietrichBonhoeffer,1906-1945)对会众唱诗的理解:“在一同颂唱的时候,听到的是教会的声音,不是你在歌唱,而是教会在歌唱,你作为教会的一分子,可以分享歌唱,所以所有正确的同唱必须拓展我们的属灵视野,使我们看到,我们这一小群人是基督在地上伟大的教会的一分子,帮助我们乐意把我们的歌唱加入在整个教会的歌之中。”又如屈梭
多模(JohnChrysostom,347-407)于主后380年所描述的:“刚才(教规祷告时间)所唱的诗篇,把所有声音融和一起,成为纯一和谐的歌咏:长幼、富贫、男女、为奴的、自主的,全体唱出同一旋律……社会种种不均不平等尽都消除,我们联为一群,成为一个诗歌班,以完全同等的权利和表达机会歌颂上帝,在地恍如在天,这就是教会可贵之处。”“早期基督徒敬拜音乐是以单声部唱颂,许多当时的作曲家认为,作‘同声唱’为肢体团结合一的见证。”
  当然,教会也应加强聚会前领唱者教诗的训练,逐步提升会众对音乐和歌词的领受能力,使会众能认同圣诗中的信仰经历。因此,会众诗歌领唱者除了帮助信徒唱准节奏和音准外,若还能了解《赞美诗史话》,从圣诗与作者(作词、作曲及译者)、圣诗与写作历史背景、圣诗与圣经(各节歌词所有关联的经文依据,即出自哪一或几处经文)、圣诗与神学(全诗的中心主题、每节歌词的主题发展)、圣诗与文学(即歌词的文学技巧运用,如押韵、拟人手法、对偶句、对比、比喻、词语重复等)、圣诗与音乐(如“格律”(Meter),如8888,从乐律分乐句,把握乐句的轻重感、韵律感和呼吸感;又如“旋律特点”:从旋律的音域、音程、调式、调名及节奏”等分析音乐所营造的敬拜气氛;还有“曲式”(form),如AABA,从曲式的发展看音乐如何在变化和反复中表现全诗的高潮)六个角度对圣诗加以深入剖析,圣乐牧养将更有成效。
  3、“会众诗歌”与其它礼仪程序的关联性
  一谈到教会音乐侍奉,我们往往只联想到“诗班”,实际上“会众唱诗”也是音乐礼仪之一。会众歌颂在公共礼仪中占重要地位。会众赞美的最早记载出现在《出埃及记》15章,摩西带领全会众同声歌唱,而先知米利暗也领着妇女应唱。新约教会也重视会众唱诗,耶稣在圣餐礼中与门徒同领饼和杯后,“他们唱了诗”(太26:26-30)就是“会众唱诗”的表现。马丁?路德在改教中进行圣乐改革的观点之一就是“信徒皆祭司”,他强调会众在礼仪中参与敬拜的重要性并恢复“会众唱诗”,被称为“会众唱诗之父”。从此,音乐家、诗班及无音乐素质的信徒都可在礼仪中使用圣诗。会众在崇拜中除了同心祈祷、启应经文、信经诵读等以外,还要颂唱圣诗,圣诗内容包括“颂赞诗歌”、“回应诗歌”和“礼仪颂歌”。
  崇拜礼仪主要包括三部分,一是预备礼,二是圣道礼,三是差遣礼。预备礼中的“颂赞诗歌”,它与宣召一样是为了提醒信徒以预备的心和敬畏的态度进入敬拜。由于它紧接在宣召之后,因此,“颂赞诗歌”的信息和音乐的气氛要与“宣召”经文的内容及主领人宣告的声音气势相配,同时,歌词的语气与音乐表达的气势也要相符,使会众能充分领悟诗歌的意境,而诗歌后的祷告也要与前面的诗歌有自然的铺陈、接续和展开。颂赞诗歌多采用“众立歌唱”(因“站立”是“回应”的体现,而“坐下”有“领受”之意,为照顾老人,有些教会要求唱到“末节”再站立),选曲一般采用《赞美诗(新编)》“分类目录”中的“崇敬颂赞”类,目的是通过同心颂赞三一真神以表达对神的崇敬之情。而圣道礼中的“回应诗歌”,是指读经后的会众诗歌及讲道后的会众诗歌,也应当回应圣经的教训和讲道信息,使前后内容自然呼应。
“以诗歌回应圣经和讲道的真理教训,是一个很好的做法,可惜这往往被福音派崇拜所忽略。”预备礼和圣道礼中的“会众诗歌”一般随崇拜主题的变化而有相应的调整,而差遣礼中的“礼仪颂歌”一般不会改变,比如有的教会(如南京圣保罗堂)每次崇拜都唱《荣耀颂》(新编392首)及《三一颂》(新编399首),这些圣诗不仅是对三一真神的赞颂,同时也是对正统信仰的认信,故在礼仪中唱颂很有必要;有的教会还有“奉献礼”诗歌(代上29:14,新编393首“献礼文”),这是安立甘颂调唱法的圣诗,唱此圣诗可增强信徒的奉献意识,因此,在礼仪中唱颂也有必要。教会在收奉献款时,一般以司琴弹奏《向主献呈歌》(新编344首)或诗班唱诗为音乐背景,收好奉献款后,会众齐唱《献礼文》(新编393首)。另外,“礼仪颂歌”也有祷文和信经形式(如394的《主祷文》和395首的《使徒信经》),但多采用诵读形式。而每个教会几乎都使用礼仪颂歌“阿们颂”,一般采用“四叠阿们”(如新编400首)。因采用节奏长时值的延长和反复四遍的形式,故在唱颂过程中更能体现对真理永恒性的认同感,这是文字形式(如领祷后、主祷文后和祝福后说阿们)所不能达到的效果。另外,“阿们颂”是崇拜编排前后贯穿、首尾呼应的体现,因为“阿们颂”是圣经的教导,“阿们”(是的)就是在崇拜结束前用音乐的歌唱形式,以内里的灵及丰丰富富存在心里的真理呼应外在丰富的真理(如宣告、启应文、祷文、圣诗、读经、信经及证道中所表达的真理),展开外在真理与内存真理之间的对话、回应和认同,并在集体最后的敬拜中“心被恩感,歌颂神”(西3:16),同心合意地唱“阿们”(是的,历上16:36,启5:14)。这是会众在礼拜结束前对崇拜所有环节中所显明的真理的最后认同,表明我们同心合意承诺和乐意接受上帝所说的一切应许。因为“上帝的应许不论有多少、在基督都是是的”(林后1:20),都是“阿们”。会众不仅在礼仪中聆听圣言、认同圣言,而且在礼拜后的生活中具体实践主的道,从而整合了敬拜和生活的一致性。而这就是“心灵与诚实的敬拜”,是“阿们”的敬拜,是真实的圣乐礼仪神学。因此,崇拜的编排要重视“会众诗歌”前后程序流程的关联性、延续性和贯穿性,上文要自然衔接下文,给人相连贯穿、首尾呼应的感受。否则,随意性的堆砌毫无关联的经文和诗歌,牛头不对马嘴,只会阻碍神人对话的进程。
  在《赞美诗(新编)》中,“礼仪颂歌”中的“阿们”一般不用括号(表明必须唱“阿们”),而会众的“颂赞诗歌”和“回应诗歌”中的“阿们”一般用括号(表明可唱可不唱),但笔者认为最好都要唱,以表达我们对所唱的认同。
  另补充一点的是,上面所讲的“礼仪颂歌”都采取同唱形式,实际上,今日教会也可在礼仪中运用一些“应唱”短句,即用歌唱形式启应敬礼文、献心颂、感恩礼文、仰望文、怜悯文、三圣文、大荣耀颂等,在不同的节期(如复活节)也可使用“应唱短句”:
           1 2 3 3  3 3 2 1 2 2
  如:(主礼人)启:哈利路亚,基督已经复活;
           3 3 3 3 3  2 1 2 2
    (会 众)应:主果真复活,哈利路亚。
  除此以外,还有“‘欢呼’(Acclamation),发出呼声的时候,声音最为重要,因此,多采用圣经写成之时的语文(即希伯来文、希腊文)发出呼声,如有求救之意,Hosanna,和撒拿;神的道和祷告的回应,Amen,阿们;感谢拯救之恩的欢呼,Alleluia,哈利路亚。”会众有时延长“哈利路亚颂”(Alleluia)的最后一个主音(“亚”字-ia)以欢欣(Jubilus),并在此‘欢欣段’即兴加上音乐及歌词。虽改教后这些礼仪颂歌被删去,但“我们实在没有什么理由反对把它们重新加入崇拜礼仪内,因这些项目和程序都有圣经真理作为根据,更可使教会的崇拜和感恩行为倍添庄严隆重。”而且礼仪“应唱”(ResponsorySinging)和“欢呼”(Acclamation)是教会礼仪传统的特色,揉合其它传统的特色实际上是对教会合一的渴求,推动揉合崇拜的教会有共通的信念,“揉合的理念不属任何宗派,就是希望基督的身体(教会)的合一,而非着眼于坚守宗派的传统。”因这些“应词”都是取材于圣经,“应唱”一般安排在祷告、赞美和读经之间,“把应词唱出来有很多好处,例如音乐可提供时间、空间,引发我们的感情与神作属灵的相交,使一句话成为当下‘心灵诚实’的敬拜。”

  (二)诗班献诗的“礼仪神学”
  1、诗班制度的设立及发展
  诗班是大卫立定心志要为耶和华建殿后按照神所指示的样式设立的,是集体的侍奉。诗班的侍奉首先出现在大卫王时代的会幕敬拜中(代上6:31-32),旧约还记载了大卫首次参与诗班献诗的情况(代上16:7)。上帝不仅启示大卫有关“诗班”的样式(代上28:13),也记载诗班的目的是为了感谢、颂扬、赞美并述说神的一切作为(代下5:14)。另外,旧约也记载了符合神心意的诗班侍奉制度的建立。诗班的制度包括:一是拣选有歌唱(有女高音和男低音)、吹奏专长的利未人为圣殿音乐侍奉者。二是设立圣殿音乐事工首领,如亚萨、耶杜顿和希幔(代上25:1-8),加强音乐事工的组织和培训工作。在30岁以上的3万8千个利未人中,有4000人负责颂赞耶和华的工作(代上23:3-5),他们要接受五年的严格训练,甚至可以说是从小开始训练,并且凭记忆熟悉歌曲及各种不同节期和聚会的礼仪。侍奉年龄段为30-50岁。三是组建诗班人数规模并按班次献唱,善于歌唱的有288人,共分24班,每班12人,有完整的侍奉时间安排,不能随意缺席,并且严谨分配歌唱者和乐队。另外,上帝更感动他的仆人编写诗歌,以传达他的旨意,从而达到他的子民得到教导并称颂他的目的。而《诗篇》就是全体以色列民在敬拜他的过程中使用的赞美诗集。以色列亡国后,诗班的侍奉虽间断,但归回后,随着圣殿的重新奠基,诗班又重新恢复先前的侍奉(拉3:10-13;尼12:24,45)。《新约》之所以未提到诗班,与当时教会处在被逼迫的不利形势下有关。到文艺复兴时期,诗班合唱音乐更是发展到顶峰。信义宗在礼仪中也继承天主教的诗班传统。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梵二会议”再次确定音乐在崇拜礼仪中的重要性,并重新重视诗班的礼仪角色。
  2、诗班在礼仪中的角色
  首先,诗班的礼仪角色是要领导和帮助会众唱好圣诗。因此,诗班要接受有规律的音乐培训,不断提升自己的圣乐水平,追求卓越,因诗班合拍、整齐、和谐的歌声和恰当的歌词及音乐表达能不断感染、教育、引导、启发和提升会众对圣乐的欣赏能力,从而追求更美的敬拜侍奉。而会众也要用信心去领受和参与,同心赞美并接受教导,从而进入与诗班一同敬拜的合一侍奉。因不管是一人或多人出声歌唱,赞美的祭品在礼仪中都是整体献上的。当然,会众的素质不可能因一次的示范和教导就得到提升,故诗班需不断做跟进工作,通过一周又一周的主日崇拜循序渐进地熏陶会众,在潜移默化的过程中提升会众的敬拜生命。所以,诗班除了集体排练献唱诗歌,也要事先私下预备会众诗歌,以认真严谨的态度帮助他们唱准音准和节奏。另外,在与会众一起唱诗过程中也可适当给予和声的支持(赞美诗之所以以和声配置,一为司琴,二为诗班唱和声提供方便)。
  其次,诗班也担当祭司的角色,引导会众参与合一的敬拜。诗班不是兴趣小组,其目标不是为了实现高水平的艺术表演,而是代表教会向神献上赞美的祭品,不只是感恩赞美,更以此表明上帝的同在和他的子民的顺服,因为《诗篇》22:3说:“你是圣洁的,是用以色列的赞美为宝座的”。“宝座”(或译“居所”)表明上帝的同在及信徒在宝座下对上帝主权的顺服,正如旧约记载,当颂赞时,“耶和华的荣光充满了神的殿”(代下5:14),因此“音乐常让人联想到神临在的感觉。”另外,这节经文还强调上帝的圣洁,以此表明诗班以圣洁的心参与侍奉的重要性。因此,颂赞是感恩的祭品,是顺服的祭品,也是表明圣洁的上帝临在的祭品。有些宗派(如圣公会)的教会对诗班员甚至有圣职升级礼,在圣坛前接受圣带,但就因为这个小小的礼仪,使诗班员“不是给指挥面子而参加练习,他会想起在那一次的崇拜中,他得到的是一个圣职。” 虽诗班没有都接受圣职,但担当的就是祭司的角色。《圣经》也记载了献祭和歌唱赞美的关系(代下23:18,29:27-29;来13:15)。因此,诗班不只是拥有音乐天赋的音乐人,也肩负事奉的属灵责任。他们需要安排灵修时间,接受灵性牧养,追求圣洁生命,操练彼此配搭和同心的功课,操练真诚的敬拜生活,在歌颂声中流露生命,表里如一的表达“所唱的信仰”,以符合礼仪程序形态的举动和流露敬虔和喜乐的内心在属灵层面引导会众以合宜的态度参与敬拜(代上15:12,16)。因为诗班不是代替会众献祭,而是带动并帮助会众进入合一的敬拜。而这就是内里生命的真实表露,活泼生命的合一赞美,并非呆板沉闷的敬拜。
  最后,诗班还担当先知的角色,通过歌唱的内容教导信徒。因为诗班不只是音乐的引导者,也是灵性的牧者。《历代志上》25:1记载:“大卫和众首领分派亚萨、希幔并耶杜顿的子孙弹琴、鼓瑟、敲钹、唱歌”,而“歌唱”原文之意就是“说预言”,神在旧约时代也藉着歌唱的利未人说话。大卫也说:“我在大会中赞美你的话是从你(耶和华)而来”(诗22:5),可见诗班所歌唱的是神的话,诗班具有教导信徒的责任。因此,诗班在歌唱过程中,应当咬字清楚,清晰表达歌词。
  旧约诗班是以利未人为音乐祭司的,而现在教会的信徒皆祭司。虽然每个人都可以参与诗班侍奉,但仍需经过特别训练才可被选上。因此,教会牧师和其他堂委同工应有计划有进度的加强诗班制度建设,避免粗放式管理,设立圣乐事工部门,做好物色和培训音乐专才、选用和编排符合礼仪主题的圣诗、诗班灵修安排和出席考勤、新诗班人员的招收、圣乐同工带薪补贴、圣诗资料收集和管理等工作。当然,各地教会应根据自身教会诗班人数规模、唱诗的能力、人才资源等,以包容、鼓励和欣赏诗班员的态度,建立符合当地教会处境下的诗班制度。另外,针对现在有些教会因信徒人数的增加而加增崇拜次数的现象,教会在诗班规模比较大的情况下,除了设立不同年龄段的诗班,同年龄段(如青年诗班)也可分成若干个诗班,并给以不同的命名(如南京江苏路堂有百合花诗班和晨鹿诗班),实行“按班次”献唱的侍奉方法。这样,诗班不仅可以彼此分担侍奉责任,而且可以解决因个人工作冲突而不能按时练唱和献唱的问题。
  (三)主礼人圣诗导语的“礼仪神学”
  在加强会众、诗班、司琴等训练的同时,也当重视主礼人的训练。教会除了选出合适的主礼人,也要教导他如何以正确的侍奉态度、恰当的表达技巧和合宜的圣诗导语引导会众,使会众心领神会。因主礼人与讲员、指挥及诗班员一样要站在会众面前,他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传递某些信息。因此,主礼人应当尽力寻求恰当的发言时间、语言内容、抑扬语调和身体语言来配合他的信息,使自己的前言后语在整个崇拜过程中发挥承前启后的作用。另外,教会在崇拜后也要对主礼人进行及时的评估和指引,教导他们以敬畏神的心在崇拜前做好充分预备,以求将最好的祭献予美善的主。因无充分预备的侍奉会干扰崇拜的集中力,而崇拜前的预备也是侍奉者当有的侍奉态度,如诗篇所言:“当存畏惧侍奉耶和华,又当存战兢而快乐”(诗2:11)。还有,主礼人在担当领导角色的同时,也当真实的进入敬拜大门,而非只为了完成自己的任务。现许多教会把当日崇拜的全过程用光盘刻录下来,目的之一就是为了礼拜后重新评估和规范自己的举动。
  关于“音乐礼仪”的实践,我们往往只关注会众和诗班,却忽略了主礼人。实际上主礼人“音乐礼仪”的导语也需规范和到位。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司琴在快要开始崇拜前,无论弹到哪里,都要及时的给序乐以恰当的音乐终止(最后一音应停在“主音”上,给人结束感),以支持主礼人上讲台。而主礼人也当存耐心的态度在音乐弹完后才开始发言,而非无视音乐语言,仓促发言,干扰崇拜的自然衔接和有序进行。其次,主礼人的音乐导语内容要规范,除了报圣诗的首数(如第几首),也应报圣诗的歌名。但现在很多主领人往往只报第几首,不报歌名。还有,不合适的话尽量避免,比如“谢谢诗班的献唱”等,有时还导致会众拍掌。最后,主领人有时可适当用一、两句话给会众提示唱诗的态度、内容和对象。因不同的圣诗有不同的主题,故主持人在报歌名前可根据不同类型的圣诗说一、两句音乐导语,比如《圣哉三一歌》(新编第1首)是一首颂赞上帝圣洁的圣诗,故当会众开始唱前,主领人可根据这首诗的内容而这样说:“三一真神是圣洁的,是配得我们颂赞的,下面我们存敬畏的心同颂赞美诗第一首《圣哉三一歌》”,又如《祷告良辰歌》(新编203首)是一首祷告类型的圣诗,如果会众是站着的,主领人可这样说:“祷告是把我们的心愿向主说明,下面让我们共同以祷告的心来唱赞美诗第203首《祷告良辰歌》”,如果会众是坐着的,可以这样说“请大家侍立,让我们以祷告的心唱诗第203首《祷告良辰歌》”。这些简单的几句提示往往会提醒信徒当以什么态度来唱不同的诗歌,而直接简单的说唱第几首是很难有这种效果的,而且简单的说唱第几首也是把音乐礼仪程序与其它程序切成毫无关联的项目的原因之一,尤其在一开始聚会前的唱诗,如果主领人没有几句音乐导语,而直接说唱第几首,就会让人觉得太突然太直接,甚至让人有一种不知道为什么要唱这首圣诗的感觉。
  (四)崇拜司琴的“礼仪神学”
  在传统崇拜中,使用最多的乐器是钢琴,有些教会使用电子琴或赞美诗伴奏器(携带方便、经济实惠、音色丰富),经济较宽裕的教会还使用造价较高的电子管风琴或管风琴。司琴在崇拜中弹奏的乐曲包括会众诗歌、前奏和背景音乐。
  1、弹奏“会众诗歌”
  在崇拜中,主持人一般要先讲请大家起立并报诗歌首数(如“第一首”)及歌名(如“圣哉三一歌”),然后司琴在恰当的时刻按适合于每一首诗歌的文字和音乐(如速度、力度、节奏、句法)等要求从头先弹一遍,目的不只是“起调”,更是为了让会众对所唱的诗歌有一个整体的示范、熟悉和感染的过程。因此,司琴的前奏最好不要只从副歌开始弹,而且所起的速度一定要适切于会众,不要太快,抢在会众前面;也不要太拖,使会众因气息不足而乱换气。司琴所起速度的快慢要考虑会众的“气息控制”,故速度的快慢首先要联系“乐句的长短”,一般情况下,一首圣诗的每一乐句越长,所起的速度相应要快一点(如新编第19首,目的是为了让会众有足够的气息唱完一个乐句,否则会众会因气息不足而乱换气,导致会众唱诗的不整齐),而一首圣诗的乐句若短则要慢一点(如353首,每乐句只有四个字,应当唱得从容一点)。其次,速度的快慢也要联系“时值的长短”,如《赞美诗》第245、230、275首,虽每一乐句只有5、6个字,但因后面的时值太长,拖了六拍,故可把六八拍调整成二二拍,而九八拍的268、280首等可调整成三二拍,增强音乐的流动性。还有,司琴不能只是手在弹,一定要边弹边唱(心里唱),这样才能给会众合宜的速度、情绪表达及换气的地方,不仅帮助会众找到开始唱的“气口”,使会众歌唱整齐,而且表达适切。而这就是领唱(奏)者基本的音乐常识,也是基本的侍奉神学。不然,因弹奏太慢导致会众在一个乐句中多次换气,或因弹奏太急促导致会众透不过气,那会众如何能恰当地表达诗歌呢?另外,司琴所控制的音色、力度也要符合歌词的气氛和教堂的音响效果,以配合崇拜的气氛,因司琴虽以器乐形式出现,但听众仍在心灵和思想里联想所弹诗歌的文字内容,再以文字内容引导自己敬拜。但“有些受过古典音乐训练的教会乐手却是精英主义者,没有跟群体好好沟通——例如,有些风琴手演奏音乐是为了突出自己的表演,多于带领会众怀着敬拜的心歌唱。”
  因此,堂会教牧同工应营造预备的空间,提早一周定下讲题、经文和诗歌。司琴在崇拜前应对所选用的诗歌做事先的充分准备,先找出圣诗作者表达的主题,最好每一段都看,然后通过圣诗的歌词、旋律、节奏等来判断其音乐风格,同时也追求卓越的技巧并积累丰富的侍奉经验,这样,不仅可避免弹错音,帮助会众唱准和唱齐圣诗,而且可以恰当的情绪和速度来演绎不同的圣诗,帮助会众表达圣诗。
  2、弹奏前奏、背景音乐等默想音乐
  司琴除了弹会众诗歌,也弹奏前奏、背景音乐。这些乐曲有联想性音乐和非联想性音乐之分。联想音乐是指那些提示信息的有主题的圣诗,如熟悉的圣诗及其改编曲等,它有强烈的崇拜信息导向。但我们希望教会尽量多使用符合崇拜灵修默想气氛的非联想音乐(即不提供诗词信息的无主题音乐),因为“这些曲子不论长短,目的之一都是让会众默想敬拜主题、所听的道及认罪等等。在这些时候弹奏一首熟悉的圣诗,实在是对聚会最大的干扰,因为特定的感情与一首熟悉圣诗的内容未必一致。历代教会的解决办法是在这些时间采用没有很强联想性,或新的作品,让音乐作为“乘具”(Carrier),乘载每人不同的感情。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圣灵可以真实地、主动地在没有特定的音乐主题下自由工作。这是一种奥秘。”司琴应当以符合默想的音色、速度和力度来表达音乐,也希望教会能多编写、编辑这一种“默契的神学音乐。”
  司琴也是崇拜的引导者,是藉着乐器的声音向人传递神的信息。为此,司琴应认识到,当他在弹奏时,不是在自我表演,也不是给人以娱乐,而是自己也在敬拜并帮助他人敬拜。故司琴“应有高超技巧和属灵深度,在技巧和态度上取得平衡。”熟悉整个崇拜程序的流程,以谦卑的心恰如其分地配合主持人和会众,以内里深刻的生命经历指导自己指头的演奏技巧,使所弹奏的音符能引发信徒灵里相通并与神契合的经验,彰显音乐中所蕴涵的丰富真理,帮助会众唱好圣诗并引导崇拜的有序进行,以自己的恩赐造就教会。司琴若能甘心乐意侍奉,明白并实践以上这些圣乐礼仪神学,而非例行公事地完成任务,他们的音乐侍奉必能蒙神悦纳和祝福。
  (五)伴随着诗班员进堂和退堂的序乐与殿乐的“礼仪神学”
  崇拜的进行包括言语和行动,绝大部分以言语形式出现。“崇拜是蒙恩者内在感受的外在表现。在表现时有一定的行为与动作。”神的道既通过读经、讲道和圣诗等语言形式加以表达,也通过会发声的物件(如乐器)和不会发声的符号(如十字架、饼、杯、洗礼盆、讲台位置摆设、诗班服饰颜色等)加以表彰,同时还通过非语言方式的礼仪行动(如动作——诗班和主礼人的进堂和退堂及会众的站和坐等)来表达超越文字层面的灵意,因崇拜“是可以使全人和全体群体一同参与其中,这包括语言、音乐、寂静、动作、触觉、色彩、空间、味道元素等,作为整体信心的回应。”
  在崇拜中,诗班除了有“献唱诗歌”(圣歌,Anthems)外,还有“宣召诗歌”(入堂诗),如进堂后的《主在圣殿中》(新编396首)或《安静近主歌》(新编133首)等,当然也可选用其它较稳重且具有宣召性的圣诗为“宣召诗歌”。它是音乐的“预备”形式,有“招聚”和“应召”之意,目的是为了引导会众存敬畏、虔诚和安静的心进入崇拜。而“宣召诗歌”前诗班和主礼人缓走的行动、有序的行列、进退堂的模式、从容的仪态、圣洁的礼服及庄重的序乐和殿乐都包含“肃敬静默”的圣言(哈2:20),并也体现智慧者的圣言:“你到神的殿,要谨慎脚步”(传5:1)。而且无论是音响播放或乐器弹奏的序乐,都以舒缓稳重的节奏引导诗班员进堂或退堂,这种动作激发并深化了信徒在崇拜中心里的敬畏感,使信徒透过诗班的侍奉,体验到神的临在,从而使传统崇拜充满庄严、崇高和神圣的敬拜气氛。这就如我们走进教堂后,看到旁边的信徒在低头祷告的动作时,自然而然会存敬畏的心安静下来,体验“主在圣殿中”的敬畏感,而不是与人继续打招呼,或者与人交头接耳。这是“以环境的宁静作为‘无言的宣召’,令进入圣所的人有肃穆的敬虔。” 旧约时代的崇拜就有阵容庞大的进殿仪式,第四世纪后,教会对进堂仪式甚为重视。诗班的“列队进堂”既表明教会“有效地利用这记号或行动来表达他们来到神面前,”也表明神进入圣所,正如经上所言:“神啊,你是我的神,我的王;人已经看见你行走,进入圣所。歌唱的行在前,作乐的随在后,都在击鼓的童女中间。”(诗68:24-26)
  各教会诗班进堂的方式一般有两种,一是诗班在弹奏或播放的“序乐”(Prelude)引导下进堂(“序乐”表明崇拜的开始,故以舒缓稳重的音乐为主,以引发信徒存敬虔和肃穆的心敬拜神),之后唱“宣召诗歌”(如“主在圣殿中”);二是诗班边走边唱“进堂圣诗”(Procession,每两拍走一步,指挥最好提示其何时一齐结束))而入圣殿。而退堂的形式一般也有两种,一是诗班在弹奏或播放的“殿乐”(Postlude)中先退堂,侍立的会众后退堂;二是诗班留在原位置,存感恩和喜乐的心反复背唱熟悉的圣诗(如无锡教会诗班)或仍由指挥引导唱诗(如北京崇文门堂诗班),而会众则在诗班的歌声(“退堂圣诗”,如146首“礼拜散了”)中先退堂,接受诗班的祝福。“殿乐”多用轻松欢快的圣诗,因节奏轻快有活力的“退堂圣诗”或“独奏尾曲”,可激励会众积极立志回应,接受使命。伴随诗班退堂的殿乐虽为礼仪结束时的“后奏曲”,却含有“受差及礼拜后要立志遵主道”之意,即信徒要把礼仪中神所传达的旨意(包括礼仪程序环节之一——“报告”的内容)在生活中实践出来,而非只是“礼拜结束,可以走了”之意。
  今天教会中之所以有人批评集体崇拜,一是因没编排好程序,二是因教会太缺乏对信徒进行崇拜真义的教导。我们之所以需要对圣乐礼仪神学有深入的了解,乃因它可更新我们的敬拜态度,更好的体验和实践圣乐礼仪神学,深化我们的信仰生命,从而使崇拜得以更新。否则,崇拜中的圣乐将被沦为死板无生气的传统崇拜程序,就好象有人以为“读经”只是讲道前的前奏或预备,却不知道教会的读经传统是要有系统和合理的把整本圣经反复读完,读经是要传出神的道并需要用生命去体验,以致读经也常沦为死气沉沉的礼仪程序。

编辑:admin
  牧师信箱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教堂地图 -  聚会安排 -  投稿本站 - 
地址: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栖霞路717号    邮编:257055    工信部备案:鲁ICP备12014493号